女大學生回家養豬,親自給豬褪毛,姐姐霸氣喊話:誰娶了我妹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

揚子晚報網

原標題:姐姐霸氣催婚:娶俺妹,300頭黑豬做陪嫁,網友:壕!得值150萬!

近日,一則霸氣催婚的消息驚呆了網友。河南洛陽一位姐姐喊話:誰娶了我妹妹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!網友紛紛感嘆:現在豬肉那么貴,這家真的壕!

那么這個讓網友議論紛紛的女孩到底是什么人呢?11月29日中午,紫牛新聞記者聯系到了這個姑娘。長長的頭發扎成一個丸子頭、白凈的面龐、削瘦的身材,為了方便干活,她時常把袖口挽得高高的。河南洛陽市欒川縣合峪鎮的24歲女孩張志遠,大學畢業后不留在 大城市工作,卻回到老家,守著一群黑壓壓的豬,當起了“豬倌”。

接受記者采訪時,她忙得還沒有吃飯,她笑著說:“姐姐和父親喊話陪嫁300頭豬,其實是半開玩笑的,他們是真心希望我能迎來好的緣分。而我自己吧,覺得還是順其自然的好,靜待緣分到來。”

女大學生當起了“豬倌”

一年中360天都在工作

張志遠和家人經營著一間并不是很大的店面,開在河南洛陽市欒川縣里。張志遠長長的頭發扎成一個丸子頭、白凈的面龐、身材削瘦。

談起自己大學畢業回家養豬的事,張志遠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,大學學的是會計專業,第三年需要離校實習。“當時是2016年,最后一年實習的時候,我就暗自做了決定,回家幫父母經營家里的養豬場。”張志遠說,父親在當地做豫西黑豬保種工作,干了很多年,自己覺得他很辛苦,加上父母年紀逐漸大了,家里只有出嫁的姐姐在幫忙,年幼的弟弟還在讀書,所以就想到了回家,幫父母分擔一點。張志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決定回家的時候和誰都沒說,所以進家門的時候父母、姐姐都很吃驚。

女大學生回家養豬,親自給豬褪毛,姐姐霸氣喊話:誰娶了我妹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

張志遠在養殖場喂黑豬

“像我的同學、朋友大都選擇留在大城市工作了,父母也說找個輕松點的工作不好嗎?為什么要回來做養豬這么辛苦的工作啊!”張志遠說,一向心疼自己的母親剛開始怎么都不同意,于是她當場表態,如果做不好就會按照父親的意愿重新去找份工作。在張志遠的堅持下,父親終于同意了,但囑咐閨女,如果覺得身體吃不消,覺得這一行太辛苦了,就放棄吧!

女大學生回家養豬,親自給豬褪毛,姐姐霸氣喊話:誰娶了我妹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

張志遠在養殖場喂黑豬

于是那一年,張志遠開始穿梭在家里的養豬場,瘦小的她,忙里忙外,十分顯眼。也是在那一年,父親在縣城開了一家經營豬肉、餃子、鹵肉等業務的門店,張志遠需要在養豬場和店里兩頭跑。“一個星期里四五天需要回豬場看看情況,給黑豬們喂飼料,然后剩下的時間都是在店里。”張志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平時店里非常忙,工作時間也長,自己一般是6點多起床,經常忙到夜里。“店鋪很少關門,一年365天,差不多360天都在工作。”

女大學生回家養豬,親自給豬褪毛,姐姐霸氣喊話:誰娶了我妹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

張志遠在店里忙著切肉

學習褪豬毛被當成“領導”

有了“張廠長”的外號

“目前養的豫西黑豬共有1600頭,最多的時候,曾經有2000頭。這么多豬,想養好不容易,要做好多統計。”張志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她每天除了和工人們一樣進行喂豬、打掃豬舍這樣的體力活外,還要做很多統計工作,大學所學的會計專業倒真是派上用場了。“每頭豬生下來后都要做編號,以后它們在豬場整個生活過程都要做記錄,什么時候該打什么防疫針等等都要記錄清楚。”張志遠說。

女大學生回家養豬,親自給豬褪毛,姐姐霸氣喊話:誰娶了我妹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

張志遠在養殖場干活

不僅僅是養豬,張志遠說,她還要親自褪豬毛,可自己家的豫西黑豬,豬毛很硬,很難褪,有時候還會把手扎破。“我開始的時候還不會褪豬毛,于是就去縣城的屠宰場,去觀察人家的白豬都是怎么褪豬毛的。屠宰場是一個很血腥的地方,里面基本上都是大叔大爺,所以很少有年輕人去,更別說年輕的小姑娘了。”張志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當時她只是去觀察褪豬毛的,但感覺干活的工人們都十分賣力。后來她才知道,那些大叔大爺都以為自己是去監工的“領導”。“之后我再去屠宰場,大家都專門跑過來和我說‘大家都以為你是領導呢’。”于是,就有人開玩笑喊張志遠“張廠長”,她也因此有了這個外號。

女大學生回家養豬,親自給豬褪毛,姐姐霸氣喊話:誰娶了我妹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

張志遠在店里忙活

就這樣不斷地學習,如今的張志遠對豬的喂養、剔骨、切肉、賣肉等等流程都很精通。“我父親說,你要想做一個領導者,你必須先自己清楚每一個流程怎么走。知道豬是怎么養大的,知道豬是怎么分割的,知道豬賣了之后有哪些消耗,這些都必須去親身經歷。”張志遠認真地說。

姐姐“霸氣”喊話陪嫁300頭豬

按照市價值100~150萬

“其實,我和父母是不希望妹妹回老家從事這份工作的,畢竟很苦很累。”11月29日下午,張志遠的姐姐張源遠在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采訪時吐露心聲,她介紹說,妹妹性格活潑、開朗,大學畢業實習期間,考慮到父母年齡越來越大、家里的養豬場缺少人手,她便返回家鄉,幫助自己管理養豬場和店面。“當時我和家人也勸過她,找一份專業對口的工作,可她沒有說什么,而是直接返回家中。”張源遠說,后來,妹妹就和她一起管理店鋪。

女大學生回家養豬,親自給豬褪毛,姐姐霸氣喊話:誰娶了我妹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

張志遠和姐姐張源遠在看店

“前幾年黑豬不好賣,而且養殖黑豬用的都是原糧,飼養成本比較高,我們都很發愁。”張源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于是她和妹妹四處奔走,到外地拓展客源,由于天天奔波各地,短短一個多月,姐妹倆都瘦了十多斤。張源遠說,看到店里生意越來越好,妹妹也每天沉浸其中,不亦樂乎,起初的不想讓她干的想法也就煙消云散了。

女大學生回家養豬,親自給豬褪毛,姐姐霸氣喊話:誰娶了我妹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

生活中的張志遠

“有些阿姨進店后,拿起一塊肉,就會問我妹妹,姑娘你多大了?”張源遠說,妹妹開始還不習慣顧客這樣的舉動,后來也就習以為常了,她會大大方方告訴人家自己的年齡。“在我們這里,24歲的年紀不算小了,也談不上催婚,就是希望妹妹能早點找到另一半。”張源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她和父親都半開玩笑說過,只要妹妹能嫁出去,結婚的時候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,“按照現在的市價,300頭黑豬的價錢應該在100~150萬左右吧!”對于家人的催婚,張志遠說,這兩年,也有人主動跑到店里索要聯系方式。“但我覺得這種找對象方式并不靠譜。”所以,每次遇到追求者,張志遠都拒絕了。 “我還是覺得順其自然的好,我相信緣分該來的一定會來,我就靜待它來吧!”

女大學生“豬倌”效應,

老家散養黑豬的農戶越來越多

張志遠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,欒川縣豫西伏牛山深山區孕育著洛陽唯一的欒川地方黑豬,但近些年優質的原始黑豬面臨種源枯竭的狀態,為了保護即將消失的黑豬,培育出純種的豫西黑豬,父親為豬的選種保育工作堅持了12年。“父親跑遍了山間溝壑,不斷挑選、篩選種豬,只為做黑豬保種的選育項目。”

負責豫西黑豬保種的工作人員張全有說,黑豬的保種工作確實十分辛苦,因為豫西黑豬飼養時間長,正常的白豬都是五六個月就可以出來賣了,但是他們的黑豬最少得12個月。并且這些豬都是用原糧喂養,豬的成本比較高,所以剛開始豬肉的銷路并不是很好,一度處于滯銷的狀態。對此,張志遠深有體會,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最困難的時候因為付不起飼料的費用,廠家都停止供應了,只得借錢維持資金的周轉。現在苦盡甘來,不僅店里會售賣豬肉,平時也有很多人發微信來買豬肉,像這段時間,她忙著給北京、上海、江蘇等地的客戶發放豬肉。

“張志遠起到了推動作用,她回家鄉養豬的事兒被媒體報道后,豫西黑豬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。”全有叔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張志遠是個能干的姑娘,很能吃苦,因為她,豫西黑豬獲得了更多的關注,自己也希望黑豬能夠得到國家的認證,然后形成產業化。

對于全有叔的褒獎,張志遠覺得自己做的還不夠,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2018年以前,除了他們家,整個欒川縣農戶散養的黑豬連1000頭都不到,這兩年,養豬的效益逐漸好起來,縣里也有更多的農戶散養黑豬,目前已經有五六千頭了。張志遠知道縣里有很多上了年紀的農戶沒法下地干活,所以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,帶領縣里的鄉親們一起脫貧致富。

“在有些人看來,養豬不是一個體面的工作,有人質疑上了大學為什么還要回家養豬?我覺得,學校里學習的會計知識也能用到養豬實踐中去,然后既可以在父母身邊照顧他們,又可以為我們這個小縣城做一些事,很滿足,很踏實!”張志遠說,不管最后結果以后,但她會一直努力做下去。

女大學生回家養豬,親自給豬褪毛,姐姐霸氣喊話:誰娶了我妹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

生活中的張志遠,身材瘦削,臉龐白凈

紫牛新聞記者|張冰晶 郭一鵬

編輯|張冰晶

主編|陳迪晨

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部分圖片視頻來源大河報

-END-

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

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

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:

北京大成(南京)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

張志遠在養殖場喂黑豬

“像我的同學、朋友大都選擇留在大城市工作了,父母也說找個輕松點的工作不好嗎?為什么要回來做養豬這么辛苦的工作啊!”張志遠說,一向心疼自己的母親剛開始怎么都不同意,于是她當場表態,如果做不好就會按照父親的意愿重新去找份工作。在張志遠的堅持下,父親終于同意了,但囑咐閨女,如果覺得身體吃不消,覺得這一行太辛苦了,就放棄吧!

張志遠在養殖場喂黑豬

于是那一年,張志遠開始穿梭在家里的養豬場,瘦小的她,忙里忙外,十分顯眼。也是在那一年,父親在縣城開了一家經營豬肉、餃子、鹵肉等業務的門店,張志遠需要在養豬場和店里兩頭跑。“一個星期里四五天需要回豬場看看情況,給黑豬們喂飼料,然后剩下的時間都是在店里。”張志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平時店里非常忙,工作時間也長,自己一般是6點多起床,經常忙到夜里。“店鋪很少關門,一年365天,差不多360天都在工作。”

張志遠在店里忙著切肉

學習褪豬毛被當成“領導”

有了“張廠長”的外號

“目前養的豫西黑豬共有1600頭,最多的時候,曾經有2000頭。這么多豬,想養好不容易,要做好多統計。”張志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她每天除了和工人們一樣進行喂豬、打掃豬舍這樣的體力活外,還要做很多統計工作,大學所學的會計專業倒真是派上用場了。“每頭豬生下來后都要做編號,以后它們在豬場整個生活過程都要做記錄,什么時候該打什么防疫針等等都要記錄清楚。”張志遠說。

張志遠在養殖場干活

不僅僅是養豬,張志遠說,她還要親自褪豬毛,可自己家的豫西黑豬,豬毛很硬,很難褪,有時候還會把手扎破。“我開始的時候還不會褪豬毛,于是就去縣城的屠宰場,去觀察人家的白豬都是怎么褪豬毛的。屠宰場是一個很血腥的地方,里面基本上都是大叔大爺,所以很少有年輕人去,更別說年輕的小姑娘了。”張志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當時她只是去觀察褪豬毛的,但感覺干活的工人們都十分賣力。后來她才知道,那些大叔大爺都以為自己是去監工的“領導”。“之后我再去屠宰場,大家都專門跑過來和我說‘大家都以為你是領導呢’。”于是,就有人開玩笑喊張志遠“張廠長”,她也因此有了這個外號。

張志遠在店里忙活

就這樣不斷地學習,如今的張志遠對豬的喂養、剔骨、切肉、賣肉等等流程都很精通。“我父親說,你要想做一個領導者,你必須先自己清楚每一個流程怎么走。知道豬是怎么養大的,知道豬是怎么分割的,知道豬賣了之后有哪些消耗,這些都必須去親身經歷。”張志遠認真地說。

姐姐“霸氣”喊話陪嫁300頭豬

按照市價值100~150萬

“其實,我和父母是不希望妹妹回老家從事這份工作的,畢竟很苦很累。”11月29日下午,張志遠的姐姐張源遠在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采訪時吐露心聲,她介紹說,妹妹性格活潑、開朗,大學畢業實習期間,考慮到父母年齡越來越大、家里的養豬場缺少人手,她便返回家鄉,幫助自己管理養豬場和店面。“當時我和家人也勸過她,找一份專業對口的工作,可她沒有說什么,而是直接返回家中。”張源遠說,后來,妹妹就和她一起管理店鋪。

張志遠和姐姐張源遠在看店

“前幾年黑豬不好賣,而且養殖黑豬用的都是原糧,飼養成本比較高,我們都很發愁。”張源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于是她和妹妹四處奔走,到外地拓展客源,由于天天奔波各地,短短一個多月,姐妹倆都瘦了十多斤。張源遠說,看到店里生意越來越好,妹妹也每天沉浸其中,不亦樂乎,起初的不想讓她干的想法也就煙消云散了。

生活中的張志遠

“有些阿姨進店后,拿起一塊肉,就會問我妹妹,姑娘你多大了?”張源遠說,妹妹開始還不習慣顧客這樣的舉動,后來也就習以為常了,她會大大方方告訴人家自己的年齡。“在我們這里,24歲的年紀不算小了,也談不上催婚,就是希望妹妹能早點找到另一半。”張源遠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她和父親都半開玩笑說過,只要妹妹能嫁出去,結婚的時候,至少陪嫁300頭黑豬,“按照現在的市價,300頭黑豬的價錢應該在100~150萬左右吧!”對于家人的催婚,張志遠說,這兩年,也有人主動跑到店里索要聯系方式。“但我覺得這種找對象方式并不靠譜。”所以,每次遇到追求者,張志遠都拒絕了。 “我還是覺得順其自然的好,我相信緣分該來的一定會來,我就靜待它來吧!”

女大學生“豬倌”效應,

老家散養黑豬的農戶越來越多

張志遠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,欒川縣豫西伏牛山深山區孕育著洛陽唯一的欒川地方黑豬,但近些年優質的原始黑豬面臨種源枯竭的狀態,為了保護即將消失的黑豬,培育出純種的豫西黑豬,父親為豬的選種保育工作堅持了12年。“父親跑遍了山間溝壑,不斷挑選、篩選種豬,只為做黑豬保種的選育項目。”

負責豫西黑豬保種的工作人員張全有說,黑豬的保種工作確實十分辛苦,因為豫西黑豬飼養時間長,正常的白豬都是五六個月就可以出來賣了,但是他們的黑豬最少得12個月。并且這些豬都是用原糧喂養,豬的成本比較高,所以剛開始豬肉的銷路并不是很好,一度處于滯銷的狀態。對此,張志遠深有體會,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最困難的時候因為付不起飼料的費用,廠家都停止供應了,只得借錢維持資金的周轉。現在苦盡甘來,不僅店里會售賣豬肉,平時也有很多人發微信來買豬肉,像這段時間,她忙著給北京、上海、江蘇等地的客戶發放豬肉。

“張志遠起到了推動作用,她回家鄉養豬的事兒被媒體報道后,豫西黑豬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。”全有叔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張志遠是個能干的姑娘,很能吃苦,因為她,豫西黑豬獲得了更多的關注,自己也希望黑豬能夠得到國家的認證,然后形成產業化。

對于全有叔的褒獎,張志遠覺得自己做的還不夠,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2018年以前,除了他們家,整個欒川縣農戶散養的黑豬連1000頭都不到,這兩年,養豬的效益逐漸好起來,縣里也有更多的農戶散養黑豬,目前已經有五六千頭了。張志遠知道縣里有很多上了年紀的農戶沒法下地干活,所以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,帶領縣里的鄉親們一起脫貧致富。

“在有些人看來,養豬不是一個體面的工作,有人質疑上了大學為什么還要回家養豬?我覺得,學校里學習的會計知識也能用到養豬實踐中去,然后既可以在父母身邊照顧他們,又可以為我們這個小縣城做一些事,很滿足,很踏實!”張志遠說,不管最后結果以后,但她會一直努力做下去。

生活中的張志遠,身材瘦削,臉龐白凈

紫牛新聞記者|張冰晶 郭一鵬

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部分圖片視頻來源大河報

-END-

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,轉載文章僅以傳播信息為目的,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與本站聯系,我們將立即刪除。

相關評論
天津落戶廣告 廣告
阿飞六合图库资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