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中國精神開窟造像

湖南日報

敦煌被譽為“中國佛龕”。葉舟創作的長篇小說《敦煌本紀》,實質上是用筆墨開窟。葉舟用他常年駐扎、行走大西北的真實生命,用他多年來對敦煌、對邊疆文化的切身體會,融合、創作、升華——他是在中國當代文學版圖上,開一座讓世人感應、讓人心感化的佛窟。

為中國精神開窟造像

與胡梵義的開路和擔當相對的,是另一位主要人物索敞的選擇。這個名字本身就很有意味:“索”與“敞”的組合,似乎注定了這個人物的復雜與糾結。索敞繼承了索門世代義舉的家族榮譽,這讓他一生都憂心忡忡,生怕在社會變革中會有責任找上門——他自私、怕事、無擔當。他惦記著家族榮譽,要在敦煌將其發揚光大,卻拿不出與想要的名聲匹配的實際作為。因此,他用盡心思,不惜犧牲家人的幸福,來成全自己的高大形象;他虛榮做戲,制造各種神奇傳言,利用種種宣揚渠道,希望能為自己和家族博得口碑。

曾國藩說過,“無實而享大名者,必居奇禍”。索敞為自己的虛偽和貪婪付出了沉重的代價。封閉,逃避,遁世,消極。沒有引領人心的精神佛龕在心,沒有擔當歷史使命的責任在肩——這是索敞的心之病,也是那個時代的國之病。在飽嘗自己種下的惡果、在經歷親人背叛和煉獄般的囚禁苦刑之后,他終于實現了遼闊的精神抵達。這是痛苦的領悟,也是震撼人心的開示。

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,轉載文章僅以傳播信息為目的,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與本站聯系,我們將立即刪除。

相關評論
相關資訊
商務合作 聯系QQ:648267521
阿飞六合图库资料大全